• <input id="yyuws"><s id="yyuws"></s></input>
  • <input id="yyuws"></input>
  • <samp id="yyuws"><kbd id="yyuws"></kbd></samp>
    <samp id="yyuws"></samp>
    首頁 資訊正文

    P2P:歸零!

    11月27日,中國銀保監會首席律師劉福壽在“《財經》年會2021:預測與戰略”上透露,我國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取得實質性進展,互聯網金融風險大幅壓降,全國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由高峰時期的約5000家逐漸壓降,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歸零。

    劉福壽表示,面對新形勢、新挑戰,要引導銀行保險業貫徹新發展理念,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序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健全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

    此前11月6日,劉福壽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介紹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的重大成效,其中全國實際運營P2P網貸機構已經由高峰時期約5000家,壓降到3家。到11月中旬,國內在運營P2P平臺已“全滅”。

    P2P誕生于中國互聯網金融起步階段,2017年發展到鼎盛時期,但是行業高速發展的背后引發了眾多問題。疏于監管的P2P行業,成為了很多不法分子割韭菜的工具。很多P2P以高回報率吸引大眾投錢進去,但這些平臺圈完錢之后便“跑路”,最終引發了整個行業的大面積爆雷。

    2019年網貸行業專項整治進入深水區。2018年12月底,互金整治辦與網貸整治辦聯合下發的《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下稱《175號文》)首提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奠定了2019年整個行業清退轉型的主基調,此后多份重磅文件及多次高規格會議所傳達的網貸整治總方針基本保持了一致性,即推動大多數機構良性退出,引導部分機構轉型。

    P2P清退潮

    今年以來,銀保監會持續披露P2P網貸機構清退進展。

    今年8月,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披露,2020年6月末,全國實際運營P2P網貸機構降至29家;9月,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副主任馮燕披露,截至2020年8月末,全國在運營網貸機構15家;10月,銀保監會副主席梁濤表示,互聯網金融風險形勢根本好轉,全國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壓降至9月末的6家;11月6日,劉福壽表示,全國實際運營P2P網貸機構壓降到目前的3家,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連續28個月下降。

    此前,互金整治辦發布的《175號文》明確進行名單制管理,對網貸機構作出分類處置指引,主要分為已出險已立案、已出險未立案、僵尸類機構、高風險機構、正常運營機構等。2019年1月,互金整治辦向各省互金整治小組辦公室下發了《關于進一步做實P2P網絡借貸合規檢查及后續工作的通知》(下稱《1號文》)。《1號文》明確提出,完成行政核查的P2P平臺,需逐步完成實時數據接入,統計監測數據應報送至“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臺網貸機構統計報送系統”,信息披露數據應披露在“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

    在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的持續強化下,多地相繼宣布取締網貸平臺。

    各地監管部門加速轄區內網貸整治,特別是10月份后各地明顯加大了機構退出的力度,湖南、山東、重慶、四川、河北等多地發布公告稱轄區內沒有一家機構完全合規并通過驗收,并公示退出名單。

    截至目前,已有山東省、湖南省、四川省、重慶市、河南省、河北省、云南省、甘肅省、山西省、內蒙古自治區、陜西省、吉林省、湖北省等地先后公告取締轄內網貸機構。而媒體報道稱,目前尚未宣布取締網貸業務的省份,也正在監管的指導下,全面推進P2P退出和轉型。

    據今年4月召開的互聯網金融和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電視電話會議透露,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國實際在運營網絡借貸機構139家,比2019年初下降86%;借貸余額下降75%;出借人數下降80%;借款人數下降62%。機構數量、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連續21個月下降。整治工作開展以來,累計已有近5000家機構退出。

    關于網貸的監管用詞在這一年也發生變化,從最開始的“備案”到4月初提出的“備案試點”再到如今的“監管試點”,這意味著監管部門監管思路發生了轉變,網貸備案將存在更多變數。

    清退后的P2P都去哪兒了?

    面對監管的強力收緊,大量的問題平臺倒閉,一些平臺良性退出,還有一些P2P平臺則走上轉型之路。175號文在明確“能退盡退,應關盡關”的同時,也給網貸指明了三條轉型方向:網絡小貸、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或助貸機構。

    隨著行業出清的加速,惡意逃廢債的現象也愈加嚴重。為應對這一亂象,2019年9月初互金整治辦與網貸整治辦聯合下發《關于加強P2P網貸領域征信體系建設的通知》,通知明確支持在營網貸機構接入央行征信、百行征信等征信機構,表示持續開展對已退出經營的網貸機構相關惡意逃廢債行為的打擊,要求各地將形成的“失信人名單”轉送央行征信中心和百行征信。

    此前,已有不少P2P網貸機構從當地金融監管局處獲批,嘗試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股東背景更具實力的P2P甚至直接申請消費金融牌照,如全國最大P2P、中國平安旗下陸金所就申請設立了平安消費金融公司,繼續開展信貸業務。

    “不過,P2P轉型持牌機構并非易事,前不久監管發布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使得小貸牌照的門檻大幅提高,也為謀求轉型的P2P帶來了更多限制。”某資深業內人士如此表示。

    P2P轉型最主要方向還是以助貸為主,互聯網科技公司給持牌機構提供導流、風控以及貸后管理等服務。目前已有不少網貸選擇轉型助貸。10月12日,拍拍貸(已更名為“信也科技”)發布公告稱,截至2020年9月,已經完成存量業務的清零和退出,目前已經成功向助貸平臺轉型,致力于為有借款需求的借款人匹配適合的持牌金融機構資金。

    11月10日,嘉銀金科旗下網貸平臺“你我貸”也宣布P2P在貸余額已經全部清零,所有出借用戶的本金和預期收益均已得到兌付。網絡存量業務的完全化解標志著公司自此告別P2P業務模式,也標志著母公司嘉銀金科徹底轉型為金融科技公司。

    P2P本質是信息中介,與作為信用中介的傳統金融機構有根本區別。P2P交易模式誕生于歐美,本來僅是針對特定范圍的小眾商業模式,但是2006年傳入我國后,打著金融創新的旗號,有所變質。經濟學家任澤平在《反思P2P:從遍地開花到完全歸零》中表示:一方面,目前我國P2P平臺已完全清退,各大正規平臺陸續轉型;另一方面,當前金融科技與金融創新快速發展,未來隨著金融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監管能力將持續提升。近期金融委專題會議定調,“必須處理好金融發展、金融穩定和金融安全的關系”,預計未來監管態度也將更加審慎,防控金融風險。

    責任編輯:姚治

    分享:
    數博故事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18禁止观看强奷视频网站